从熊彼特到福斯特: 创造性破坏理论的潮涨潮落

摘要: 【创造性破坏并不是一个无情而不断加速的过程,而是不断起伏波动的过程】

03-19 15:25 贾斯汀·福克斯 首页 中国经济报告

【创造性破坏并不是一个无情而不断加速的过程,而是不断起伏波动的过程】

□贾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

1987年7月13日的《福布斯》杂志封面上画着一个巨大的海浪,下面是大写的语句:资本主义在本质上是不断变革的,它从来不是、未来也不可能是静止的。这句话出自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于1942年撰写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一书,“创造性破坏”一词就来源于此。

创造性破坏确实在发生

 

2017年9月,《福布斯》迎来了100周年庆,并刊发了一篇回首过去百年美国大型企业的文章,反思它们为美国资本主义带来的“创造性破坏”。图1是1917年按总资产排名的前15家公司。


当我看见这个榜单时,我不知道是应该为有多少企业仍然存在而感到讶异,还是为多少企业已经消失感到惆怅。前3家公司仍旧存在。虽然美国钢铁公司江河日下,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现如今的埃克森美孚集团(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在1972年更名为埃克森公司,而第15名的纽约标准石油公司则于1966年更名为美孚公司,二者于1999年合并)却依然是2017年榜单上最大也最有价值的美国企业。排名第8位的杜邦在近几年和竞争对手陶氏公司合并之后更名为陶氏杜邦公司,排名第11位的通用电气也依然存在。


但是前15名中余下的公司都不能免于被兼并或者破产的命运,有的在被兼并后仍未免于破产。当前市场上最有价值的前5家企业(按市值而非总资产排名)均成立于1975年以后,3家成立于1994年以后。所以,创造性破坏确实在发生。

 

创造性破坏在加速吗

 

当前面临的问题是:创造性破坏相较于以往是更多还是更少?在商界尤其是硅谷周围的科技公司中有一种共识:我们正生活在一个让人不得要领的经济增长与社会变革共存的时代。但是近些年经济学家们却说每一个衡量商业活力的指标都指向同一个事实——经济增速连续十来年持续降低。


对于经济增长与社会变革的共存,我很多年前就多次写过,我也不会在这篇文章中给出一个解决办法。但是我想为读者呈现一个经济增长的历史,再解释几个在这一问题上常常被引用的图表,从而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一个思路。


我要从1987年《福布斯》70周年纪念日开始,这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幕。一页一页的散页上展示了1917-1987年美国最大的100家公司的起伏涨落。后来成为《福布斯》杂志编辑的威廉·巴尔德温写了一篇关于创造性破坏的文章,其中提到:“痛苦改变的企业家们成了英雄,官僚和不思进取的经理却成了嫌犯。”


不只是《福布斯》刊登这样的文章。1986年,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理查德·福斯特也撰写了《创新:进攻者的优势》一书。书中描述了出色的大公司因为管理僵化被“技术的非连续性”打倒。1990年,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里贝卡·亨德森和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金·克拉克发表了一篇经典论文,描述“看似微小的技术进步如何对行业巨头带来毁灭性影响”。1995年,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滕森详细介绍了这种现象的历史,并引入了一个著名的概念:破坏式创新。


这些关于技术性破坏的理论并不能解释当今“加速”破坏的进程。福斯特和莎拉·卡普兰在2001年的畅销书《创造性破坏》中估计,标普500指数上市公司持续列入该指数覆盖范围的平均年限,从1930年前后的超过75年跌落到1960-1970年的25-35年,再到2000年的15年。他们取流动率的倒数(每年进入和退出标普500指数的企业数量的百分比)以估计出平均年限。这种估计方法是完全可靠的,不过考虑到在标普500的前身——标准统计组合指数公司里,企业总数未达到500家,我怀疑他们可能会勤快而系统地增加或减少指数中的公司。


上述平均年限下降的趋势早已显露端倪。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2000年伊始,上市公司持续列入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年限整体趋势并没有大的变化,甚至稍稍变长了(图2)


在这过去的十来年间,即便(创造性)破坏的呼声愈发高涨,公司持续列入标普500指数的时间有所增加。


除了标普500指数以外,《财富》杂志发布的美国500强排行榜的流动率,也体现了类似的趋势(图3)。公司流动率从20世纪60年代到2000年前后断断续续地上升,2000年后开始下滑。中间的断层是因为1994年以前《财富》500强中只包含工业企业,而1994年后加入了服务业企业。


此外,杜克大学商学院教授维克多·本内特和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克劳丁·加藤堡根据营收情况制作了美国50强企业排行榜。图4同样体现了这种趋势。


这些图表,尤其是后两张图表,很容易体现出一个时代的终结。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增长大潮已经被一个企业逐渐合并且保持相对稳定的时代取代了。


这不是解读这些图表的唯一角度。Innosight的管理合伙人斯科特·安东尼把过去10-15年描绘成下一次科技风暴前的平静期,这次风暴的前兆正是硅谷数以亿计的创业企业投资和并购活动的不断兴起。他指出:“这些企业希望通过扩大规模、兼并等活动获得安全感,但往往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作为“创造性破坏”理论权威的福斯特认为,这次标普500指数上市公司持续列入该指数覆盖范围的平均年限的延长只是发展的逗号而非句号。他表示,“这一年限并不会一直下降,我们不可能发展到每日流动率达到100%的程度。”2001-2002年间15年的平均年限或许就是公司变动最为剧烈的程度了。企业离开和加入这些排行榜的主要原因是兼并和重组,这些都无关创造或者破坏的行为。流动率与其说是一个大的经济趋势,毋宁说是分散的、暂时的和单一领域内的现象。


所以,现代资本主义既导致创造性破坏,或许也离不开创造性破坏。但创造性破坏并不是一个无情而不断加速的过程,而是不断起伏波动的过程。在过去的15年间,我们只是暂时经历着风平浪静的岁月,这段平静期何时结束尚无定论。

 

(作者为《哈佛商业评论》前编辑主任。翟雨实译)



首页 - 中国经济报告 的更多文章: